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公司简介 联系方式 支付方式
 
  • 企业介绍
  • 首页

    供应信息
    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介绍 >

    西方文化的优劣及永远的力量

    时间:2016-04-16 19:5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本文并不打算评论全部西方的文化,只想评论一下自己有兴趣的部分。 人类一个思想的幽灵被马恩于168年前揭示,在俄国停留了一段时间,它跨过洲际,现在落户中国。中国现实承认一切合法财富的个人所有权,于是,人们不禁要问: 这符合马列主义吗?共产主义理论
    本文并不打算评论全部西方的文化,只想评论一下自己有兴趣的部分。
      人类一个思想的幽灵被马恩于168年前揭示,在俄国停留了一段时间,它跨过洲际,现在落户中国。中国现实承认一切合法财富的个人所有权,于是,人们不禁要问: 这符合马列主义吗?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现在该如何书写?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等,被一些人称为“普世价值”的西方文明,这些为一些人们所热烈推崇的思想有错吗?
      资本主义将私有制的各种外套: 权力,分封,君权,特殊关系,特权,世袭,金钱等脱的仅剩金钱这一件护体的外衣。在资本的面前一切均是自由平等的,一切阻碍赚钱的羁绊都被反对掉,唯一例外的是对钱或对私人财富的所有权。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从生产的角度来说这不能不是巨大的进步,因为它仅维持着有利于经济和资本发展的因素,并为个人赚钱开足马力,创造所需要的东西--利润,一切都要为这唯一的目的开路。
      但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传统,观念,习惯为创造财富还有种种巨大的障碍,它不可能由于1949年政权的更迭和在这短短的几十年消灭,各种特权,关系,面子,各种过分的等级制等等还充斥着我们社会。西方的文明对这些封建的东西无疑是一个正面的强大冲击,对经济发展的追求无疑会加重这种冲击。对这些带有封建色彩东西的崇拜及追求,一般是违反生产力的发展,是不公平的;但对钱--利润合法的追求,即要通过最大限度的创造财富,是符合生产力发展的,它也给每人均等的发展机会(但大多数人是无法利用这些机会累积起足够的资本,但这就不是资本所关心的事)。我们许多新闻媒体专注高官的言论,而不注重在百家中挖掘真理,这常常是对权力的一种崇拜和屈从,带有封建色彩。中国的现实是各时期多种思想不同程度的混杂,我们应予以察觉。
      理想社会的定义可有多种多样,但,简言概括之,至少要绝大多数人都能享有相对平均分配财富的权力,没有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因为它是人类绝大多数的根本诉求,所以是必然的发展方向。下面的话在一些人看来有些不合时宜,却试图讨论当今最重要的话题和思想:
      1. 马克思曾断言社会主义要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实现。在改革前,中国是一个经济非常落后的国家,不具备马克思所提出的条件。列宁毛泽东带领人民仅夺取了政权,但这并不意味着实现了社会主义,在俄国这制度就夭折了,所以必须进行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或叫经济革命,事实证明,在当前劳动强度下,人们为自己而劳动,创造财富,效益是最高的。马克思并没错,必须补上马克思所说的实现社会主义的条件,即建立如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般的工业和经济。但纯粹的私有制或市场经济,会周期性的发生各种经济危机,生产力过剩而对社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所以要市场经济和公有经济相结合,各取所长,并取长补短。这只有在不同时期能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政党引领下才可能将两者有机的结合起来。
      2. 列宁在十月革命取得胜利不久,便说::“我们计划……用无产阶级国家直接下命令的办法在一个小农国家里按共产主义原则来调整国家的产品生产和分配。现实生活说明我们错了”。于是列宁很快采用了“新经济政策”,让公有制与私有经济共同经营。列宁“新经济政策”的精神决不止限于苏俄初期。它与我们后来取得巨大成功的改革开放以及我们现在的政策基本精神不谋而合。
      因此综上所述中国目前的政策是完全符合马列的原意。
      3.沿着发展生产力的方向,努力增大生产量,实现每人都有取得所需财富的目标,这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是沿着马列主义总的方向前进。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说:“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P20)。中国将以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也只有以快速发展的经济及其目标,必然吸引人类自发的普遍的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和拥护。
      中国与美国这两个面积与地理位置优越差不多的国家,是世界属一属二的两大经济实体,但两种制度不同,中国承认差距,总得来说不拒绝学习。但美国怀着历史的优越感,多少含有些阴暗且妒忌的心理,不然就不会在中国周边搞些小动作了。但,总之它们将从实际向世界人们展示他们的优劣,最后事实胜于雄辩。
      4. 世界各国经济每向前发展一步,这就离共产主义更近了一步,绝不是远了一步。不管在世界什么地方都一样,这是不以人们的意识为转移的,不管意识没意识到都一样。因此我们不用输出革命,这共产主义的种子就埋在有人的地方。马恩说:“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另外,当私人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当它们的一举一动对社会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时,政府的干预就变得不可避免。比如通过反垄断法拆解这些超大的企业。但当这种拆解会大幅度影响效益时,当企业大到不能让这些企业倒闭时,政府就不管意识形态的障碍,而会采用收购的方法。比如美英等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对一些大规模机构的收购。因而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必然会逐渐趋向于财富的公有制。美国现在拼命输出他们的理念,说明他们的理念绝非人类自然的理念,所以要靠外界强加。
      5. 先进的制度必是自然的和必然的发展方向,应能吸引绝大多数人所共同自愿接受的制度。它集中了人类古今中外的优秀思想,它绝非天外来物,或外界强加给人类的社会。在我们不以唯我“独左”的眼光看西欧,就会看到社会主义的因素已在西欧得到发展。当然,他们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马恩讲:“当人们谈到使整个社会革命化的思想时,……在旧社会内部已经形成了新社会的因素…….”。共产主义应象个美丽的小姑娘,人见人爱,而不是像恶魔,人人避之。
      6. 先进的制度是人民大众的事业,必须要事事如毛主席所讲的那样为人民服务,要代表人民,但不要代替人民。“以人民为中心”。“马恩说:“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所以,让绝大多数人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是最好的选择。这是人民的诉求,因此也是共产党的根本使命。
      “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科技,创新,思想等的动力均是来自人民。因为共产主义反映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所以只有它优越过并能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封建思想在资本主义的面前是不堪一击的。要做到这点,就需要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民主,他爱,他权。西方所热烈推崇的“普世价值观”无疑无情摧毁着一切封建思想,为彻底摆脱封建思想无疑是一个强大的思想武器,但由于它限止于财产的私有性,因而也不过是按照资产阶级利益的面貌,创造出一个为自己服务的世界。它绝不是全心全意,彻底的为了人民-这没有资本的绝大多数人服务的。马恩说:“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指无产阶级-作者)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我们继承西方思想优良部分,清除封建思想,但要抛弃那些资产阶级的偏见,要把“自由平等”等思想发展为全心全意为广大人民利益服务的思想
      自由平等:但绝不限于现在所谈及的自由平等的范围,因为西方所谈“自由平等”的目标是止于个人自由平等的拥有财富。但机会总不等于拥有权,机会可以给每人,但最后的财富的拥有权却只属于少数人,因此总不是平等的。私有制也总使这“平等”成为一句空话。在每个人没有取得所需财富的自由和享受所需财富的平等,或并不以此作为最终奋斗的目标时,在资产阶级对财富的私有本性面前,即决不允许也决不会想到有一天人们能自由平等地享受到所需的财富,因此这“自由平等”是完全不彻底的,不能摆脱因私有制而贫富分化的羁绊,它脱离人的本性,说到底它是为资本能自由平等的运作服务的,因此它只为少数有资本的人服务的,它的理论深深打上私有制的烙印。我们不仅要的是工作,政治和言论上的自由,更要求其真而彻底。
      博爱:我们首先必须非常明确的是对他人的爱-他爱。中国古代,孔子的“仁爱”,老子的“上善若水”,孟子的“义”,墨子的“兼爱”,荀子的“术礼义而情爱人”,现代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都明确体现了对他人的爱和责任。
      人权,在离开了对他人权利—他权的尊重和不得侵犯,这人权就会变得非常自私,就可能会侵犯他人的利益,就会变成罪恶的渊薮。每一个人都有权力追求自己的幸福,维护自己的利益,但要尊重他人的利益和幸福。
      民主:在物质条件充分滿足人们的需求前,在人们都能自觉且充分尊重他人的权利前,民主还主要是作为发展经济,维持社会公平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因而民主实质只能是为这二个目的服务的。当一个社会这二个目的都能基本实现时,这就反映生产关系现在还能适应当前的生产力。当然这种适应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变得可能不再适应,该国人民会不滿意,因而改革或革命就会到来。但这是个渐进的自然的过程。民主和任何改革需要逐步平稳的推进,不能造成社会混乱,经济倒退,否则该国人民和该国就会遭殃。在国际交往中每个国家应该尊重别国发展的不同价段,有先有后。那种不顾一切,以武力,推翻一个民族的文明,对一个民族生吞活剝,拔苗助长,只能事与愿违,只能给该民族和人民带来悲惨和灾难。
      但民主进程也不要原地踏步。因原地踏步,一不符合共产党人的史命,二不能长久保持实现这两个目的的正确方式方法。
      制约与监督是良好的民主制度重要的环节,它事关当选的政权能否随时代表政权的受益人-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只有来自人民的制约与监督才能保证人民的利益。这环节几乎重要过如何选择领导人,高效的制约与监督,一般来讲,可随时保证监控政权正确的方向,选择正确的方式方法。缺失这一环节,人民将失去对政权的控制,只有对选择的领导人听天由命,这是大部分选择竞选领导人而国家并不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举一国全国的人民,选举一两个政治精英作为领导人,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被选举人,仅凭选举时的竞选词,容易误导。表面看每人有权选举或被选举,但,美国由一个党派推选候选人就限定了候选人。当然这比没有选举强,但这仍很难保证政权能随时代表人民的利益。美国对枪械的管理就是一个例子。人民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不属于利益集团,只有人民有权直接制约与监督政权才是彻底保证政权绝大多数的受益人群的利益。它要集中人们的智慧,由法律制度确立,成为不可逾越的底线。以达长远的政治上公平,清明,民主,即人民当家做主,不能光依靠个人的努力,要靠法律制度。
      制约与监督:一个政权有制约监督比没有任何制约监督要好,但真正彻底的制约与监督,不应象美国那样来自党派,而是直接来自人民。碍于私有制的理念,美国不可能叫没有资本的大多数人或主张废除私有制的人有制约和监督的权力。当然他们内部因不同利益集团是有强大的制约和监督的。他们可以赋予人们除废除私有制以外的一切自由平等,这是前进了一大步。但,由于这制约力量不是来自人民,因而人民的利益得不到保证。
      三权分立:一国的权力可以按它的功能划分,即立法,行政和司法划分,也可以按政权的目的划分,即以广大的受益人—人民与行政划分。如果按功能划分,互相制约监督,这虽然管住了权力,但不能保证政权可随时代表政权应有的受益人-人民的利益。马克思说:“自由就在于把国家由一个高踞社会之上的机关变成完全服从这个社会的机关”(《哥达纲领批判》)。这讲出了政权划分的根本目的和要求。人民的利益是我们立国的根本,权利的划分不能不首先考虑保证人民受益这一根本目的。所以,权力的分割应是人民的制约与监督权和政府的行政权。只有政府“完全服从”于人民,人民才有真正的自由。虽然不能完全迷信代表,但,平均讲,真正的人民代表更能直接代表人民的利益。
      我们有现成的很好的人民代表大会的框架和制度,只要逐步完善这一制度,充分发挥人民对政府的制约与监督,我们认为,这就胜过西方“三权分立”,因为人民有了权力就可以保证权利的受益人--人民最大的利益。人民有权就是要逐步做到人民代表从选举,生存,参政完全独立于政府,有权参与决策从而能实现事前的制约,并做到事后的监督,先通过人民各级代表编制对各级官员的“人民满意度”的报表,提供给组织部门从而参与对主要官员的任命,进而直接参与对应级别的官员任命。总之,人民代表能做的事尽量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去做,就会事半功倍,否则就会事倍功半。我们要从道德的教育和召唤和“不想腐”入手,也要有具体的法律和制度,从“不能腐”入手。
      这是人民最重要的要求,是高层设计的根本,是新中国大部分政治运动的根本诉求,因而也是共产党为了人民有序争取的重要历史使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这也是执政的共产党人的庄严历史史命,是对人民的承诺。但人民代表中要有,应该有一定比例的共产党的各级领导,因为他们要代表和引领人民,是人民代表的中坚力量,在人民代表的监督下工作。党通过人代会而制约和监督政府,从而领导整个国家。而不应是通过政府控制和领导人大,这和我们以前的观念不同。马恩说,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这不能光停留在口上,要落实到具体的法律和制度上。要洞察人民的利益,带领人民去争取这些利益,但绝不能代替人民,要向人民的利益自觉看齐。共产党以什么保持自己的先进性和领导力,从而能不愧人民代表的称号,领导整个运动和整个国家,主要靠的是正确的政策和理论,主要依靠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是主要依靠手中的权力和地位(当然权力是不可少的)。当我们觉得需要维护少数人的特殊利益时,就可能是脱离人民的开始。
      治“标”相对容易,因为它是整治坏人,但,治“本”是最难的,因它要和“好人”商量,将手中一部份权力交给人民,是自己向自己开刀。但这是千秋伟业,历史的要求。
      总之,如前所述,西方的文化所热烈主张的一切和所谓:“普世价值观”恰恰是不考虑和排除人民的利益,人民大众不能妨碍私有制,不可能叫没有资本的大多数人有实权。相反,我们要高高举起人民的旗帜,高度保持人民性,带领人民有步骤地最终消灭私有制。只有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最终战胜资产阶级私有制的根本保证,是消灭封建思想和最终赢得对西方文化胜利的锐利武器。毛主席说: “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它应该受人民的监督,而决不应该违背人民的意旨。”(《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
      7. 生产力发展到一定发达的程度,私有制就会必然的消亡,马恩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这是社会发展自然的必然的结果。生产力必然会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但,只要财富的私有性存在,社会财富就会加剧向贫富两级分化,不会向同等富裕的方向发展。但,这必然会引起占绝大多数相对贫困人的不满而反抗,人们所谓的“仇富心理”就反映着对相对贫富分化的不满。这迫使社会财富最后向均衡分配发展,最后人们可以自由平等的取得自己所需要的财富,这时财富的私有性就会变得不再需要,和没有意义,从而最终要在历史中消亡。只有这样,人类社会才会变得和谐和安宁。因为财富生产发达到人们可以自由平等取得所需的程度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这财富私有性的消亡也是不可避免的,它们二者先后会大体上同步进行。财富的私有性仅反映了人类一段时期财富生产相对的不足。
      说财富的私有为永恒,实际站在由于财富稀缺引起的人们的贪婪一面进而把它解释为人类要永远依靠从而进行高效的生产,并以此向人类的良知,向科技的进步进行挑战,向财富分配不均而造成贫富分化屈从,简言之,自私向科技的挑战。资本在战胜封建后就宣布私有制为永恒,而我们一些人向这一理论投降,也跟着说,财富不可公有。这些人把一时的东西当成永恒的,实际就是承认资产阶级为永恒的。
      8. 信仰,遥远不是放弃信仰的理由,利益才是真实的理由。那种借口遥远而放弃信仰,实际在找寻能够保护自己利益的思想,他们或者去相信鬼神,或在西方所热烈推崇的所谓"普世价值观"面前失去批判力,而全盘接受。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实质在为社会也就是为他人而工作,而取得适量的报酬。即便给你再多的可能的自由,我们绝大多数人也不可能通过劳动而得到并积累起超出常人的足够的资本成为资本家。马恩说:“ 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财产来吗?没有的事”。(p15) 这里的财产,不是指维持一个工人家庭的哪怕是相对富裕的生活财产,而是指大大高于这标准而可以开公司投资企业雇佣劳工的资本。
      绝大多数人的唯一出路在于随着人类整体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而实现人人能自由平等的取得自己所生产的社会财富。共产主义绝不是要大多数人牺牲自己的利益而恰恰相反是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在它实现过程中也每时需逐步加大对大多数人的利益,使大多数人逐步富裕起来。“一切空话都是无用的,必须给人民以看得见的物质福利。” (毛泽东:《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这样长远的理想与近期对人民利益的好处相结合,它既是长远的又是眼前的,人们就会不断加强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也只有共产主义能打破私有制,创造人人都享有自由平等取得财富的权力,彻底消灭贫富差别,为绝大多数人创造出这样自由平等富裕的社会。(完)
    本文来源:
    http://xsdrz.cn新时代软装包装有限公司(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本站由:商旅在线网 网站建设  版权所有 :上海择途航空票务代理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873510 51873508 52375016 传真: 021-62496544 在线QQ:844390757

    地址:东诸安浜路227号4楼316  公司:上海腾飞国际机票网   MSN: wuchenggang0101@hotmail.com